分类 华宇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台当局模拟大陆美国贸易战:受伤最重是台湾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 台媒称,台湾当局货币主管部门模拟中国大陆与美国贸易冲突三种境况,表示大陆和美国一旦开打贸易战,台湾必受影响,且因参与全球供应链程度深,受冲击一定最大,甚至高于韩国。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3月23日报道,台湾当局货币政策主管机关表示,大陆和美国贸易摩擦可能面临三种境况,最小是美国了解贸易战后果,对大陆的“301条款调查案”有所克制,大陆相应的对策是调降进口关税,扩大对美进口汽车、天然气等产品,化解纠纷。

报道认为,中型冲突为,美对来自大陆进口(约5100亿美元)10%~20%部分加征关税。一旦如此,大陆仅会对美进行有限度报复,影响农产品、通用汽车等行业,或暂缓开放美资进当地服务业,或给予他国较优条件。

报道指出,至于大型冲突,则是大陆用更激烈手段回敬,包括课征同等关税,美国出口恐因此减少830亿美元,但这样的机率不大。

台湾当局货币主管部门负责人杨金龙说,美国是台湾钢铁最大出口市场,也是台湾铝制品第六大出口市场,前者影响重于后者,要担心的是,若扩大为全球贸易冲突,后续影响巨大。

杨金龙说,亚洲经济体几乎都有同样压力,“躲不过两只大象fight(对抗)”,生产乘数较大产品如汽车、电子及纺织业,将首当其冲。

报道称,台湾当局经济事务相关部门负责人沈荣津认为,贸易战开打,两群体冲击最大,一是在大陆生产终端产品的台商,及岛内生产零组件、提供中间财销美的厂商。据统计,去年台湾中间财出口大陆金额763.6亿美元,占总出口超过85%,301条款大刀挥砍大陆,台湾恐受严重冲击。

相关阅读: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中方回应

事件影响:

分析解读: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男子凌晨骑白马在高速公路上“飙车” 涉“酒驾”被抓

未来网燃新闻 当地时间2月24日凌晨1点左右,美国加州29岁男子佩雷斯(Luis Alfredo Perez),身骑白马在91号高速公路上“飙车”,警方连忙前往拦查,发现男子涉嫌“酒驾”而将他逮捕。

据报道,加州公路巡警阻止佩雷斯前进后,现场进行酒精检测,其酒精含量超过美国酒精浓度标准的两倍。佩雷斯最后因为酒醉骑马遭到逮捕,因为这种行为让他和马儿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名字叫做格拉(Guera)的白马没有受伤也没有被扣留,警方将它还给佩雷斯的母亲。加州公路巡警对此表示,不能在高速公路骑马,更别说是在喝醉的时候。

来源:未来网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BBC盘点好莱坞历史上惊世骇俗的性丑闻

参考消息网11月8日报道 英媒称,卡森伯格是影坛重量级人物,上世纪80到90年代曾执掌怀特·迪斯尼制片厂长达10年之久。日前,卡森伯格在评论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时说,好莱坞里有“一群狼”。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3日报道,近来,许多好莱坞大腕受到性侵、骚扰指控,其中包括凯文·史佩西、达斯汀·霍夫曼这样的老牌明星,回顾历史,好莱坞经常爆出惊世骇俗的性丑闻。

“老爸”(比尔·科斯比)

2015年,曾被粉丝称为“美国老爸”的喜剧明星比尔·科斯比(Bill Cosby)被控性侵,多达数十名女性指责科斯比曾非礼、性侵她们,甚至有些案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但由于多数案件已经过了法律追溯期,最后上了法庭的只有一起:2017年6月,安德瑞·康斯坦指控科斯比2014年在他家中给她服药然后性侵她,科斯比出庭受审,但陪审团没有达成定论。律师说,科斯比和安德瑞已经有过多次浪漫会晤,她抱怨失眠、他才给她吃了药,但性关系是两厢情愿的。

科斯比的职业生涯因性丑闻受到严重打击,近年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他仍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AMPAS)成员。

“肥仔”(罗斯科·阿巴寇)

追溯过去,好莱坞第一起重大性丑闻开始于1921年的一场派对,主角是曾与卓别林同台且有史以来第一个片酬百万美元的明星绰号“肥仔”的罗斯科·阿巴寇(Roscoe Arbuckle)和一位出道不久、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弗吉尼亚·拉帕。

派对后,他们两人进了一家酒店的客房,几分钟后,人们听到房中传出弗吉尼亚的尖叫。其他客人冲进去,发现她在极度痛苦中挣扎,说“这是他干的”,几天后,弗吉尼亚死于膀胱破裂。

弗吉尼亚的朋友说,“肥仔”强奸弗吉尼亚并过失杀人。“肥仔”被控杀人罪,案件审了三次,但最后陪审团作出无罪判决。但公众好像已经给“肥仔”定了罪,自那以后,他在公众场合经常被起哄。

情圣(埃罗·福林)

现在好莱坞哪一位男星的亮度能比得上埃罗·福林(Errol Flynn)呢?他曾被称为“有史以来最英俊的男人”,以至于英语中有这样一句俗语:in like Flynn,引申义为是轻松、迅速达到目的。

据说福林自己也曾经说过,他喜欢年久的威士忌和年轻的女人。银幕上他是无人能敌的剑客,现实中,他喜欢喝酒、打架、睡女人。

1943年,福林被控和两名未成年少女贝迪·汉森和佩姬·萨特勒发生性关系,受害人当时都只有17岁。福林被逮捕时这样形容贝迪:我懵了,搞不懂,我几乎没碰过她们。

福林的律师说,贝迪和佩姬和已婚男人有性关系、非法堕过胎,由9名女性、3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判福林无罪。但是原告之一佩姬说,“我就知道这些女人会判他无罪,她们就坐在那儿、充满爱慕地盯着他看。”

名导(罗曼·波兰斯基)

这段丑闻始于40年前,直到现在还没结束。1977年,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被控在影星尼科尔森的好莱坞豪宅中和一位年仅13岁的女孩萨曼莎·盖利发生性关系。受害人说,她没有同意,但是他“根本不听”。

波兰斯基在洛杉矶被逮捕,被控与未成年人非法性交。他入狱42天、接受心理检查,但是保释出狱后获准旅行。

不料宣判之前波兰斯基出逃,先是来英国,然后去了自己在法国的家。波兰斯基在欧洲继续拍片,并且于2003年因《钢琴家》一片获得奥斯卡大奖。自此以后,法律纠缠持续不断,因为当年对他的指控并没有撤销。2009年,波兰斯基曾被软禁在瑞士。

如今,萨曼莎本人提出,“为了我自身考虑”,不要再追究此案了。而波兰斯基年逾八旬,一直没有回美国。

传奇(伍迪·艾伦)

伍迪·艾伦(Woody Allen)是好莱坞传奇常青树,在他6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做过导演、作家、还演过戏,获得过四尊奥斯卡小金人,但围绕伍迪·艾伦也是指控不断。

1992年,伍迪·艾伦和女友米娅·法罗分手,和米娅的养女宋宜发生恋情。伍迪·艾伦还曾被指猥亵他的养女迪伦·法罗,事发时迪伦年仅7岁。

伍迪·艾伦否认指称,一组心理医师认定迪伦没有受过性侵。法官形容伍迪·艾伦的行为“严重不妥当”,检控官说“或许有理由”提出控罪,但是为了保护涉案小女孩不提出控罪。

这个故事从没彻底平息。2014年,迪伦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披露伍迪·艾伦性侵细节,并写道:他保证说带我去巴黎,我会成为他电影中的明星。但伍迪·艾伦继续否认指控:“我当然没有猥亵过迪伦。”

影帝(卡西·阿弗莱克)

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因在《海边的曼彻斯特》一片中表演出色,赢得奥斯卡影帝称号,但2010年两名女子曾对阿弗莱克提出性骚扰指控。

制作人怀特指控还说,自己拒绝和阿弗莱克去酒店开房,因此阿弗莱克拒绝付她工资。放映师格卡说,她睡觉的时候阿弗莱克爬到她床上,对她的性骚扰是“惯例”。

阿弗莱克的律师说,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两位女子都是想从阿弗莱克身上捞一笔。最后双方庭外协商和解。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本报记者 蓝震 王丽 本报通讯员 温艺华

家住杭州下城区马市街社区61岁的赵大伯怎么也无法料到,春节期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他,会撇下心心念念、一直照顾着的母亲(瘫痪)和阿妹(有精神疾患),先走一步。

令人唏嘘的是,他在家离世数日才被发现。而在邻里眼中一向内向、沉默的他,其实是才华横溢的教师、编剧和作家 。

我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数据显示,在杭州,每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

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何更好地扶持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则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

连日来,钱报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和社工与志愿者一起,来到老年人身边,来到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身边……

这些家庭,有的是相依为命的老夫妻俩其中一个生了重病,有的是子女早逝或患病不能自理,而父母渐老无力照顾。

他们的生活,如风中的残烛飘忽摇曳,我们,又该如何为他们遮风挡雨?

照顾中风老伴多年

14年来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采访对象:寿阿姨、张叔叔

年龄:70岁、74岁

“老头子,今天没下雨,我们出去走走。”70岁的寿美凤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出了房门。从3楼下到1楼,走了半个多小时。

16年前,他们的儿子因为意外离开人世。没两年受了刺激的张志新高血压引发中风,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每天夜里,张志新要起夜十几次,只要他动一动身体, 寿美凤就会惊醒过来,披件衣服就赶紧下床把尿壶端过来。14年来,寿美凤没睡好一个整觉,病一个个累出来,糖尿病、心脏早搏钙化、高血压,后来连肾都出了 问题。在老两口的房子里,最多的摆设竟然是一盒盒药品。

就在前些天,张志新上厕所,因为坐得久了,加上本就半边瘫痪,起来的时候腿一麻没站稳,一下就倒在地上。寿美凤心里一慌,连社区给装的紧急呼叫按钮都忘了,就冲下楼去找人……

“他们这个家全靠寿阿姨撑着。”

社工一对多确实力不从心,不妨考虑机构养老

艮园社区书记陈滨:我们有两位志愿者与老两口结对,时不时会登门看望,而住在他们楼上的杨惠琴,更是热心邻居一个,有好吃的都会给两位老人留一份。“我们社区一共有社工12名,加上4名居委会成员,16个人要负责7000多位居民的日常管理和事务,担子不轻。”

寿美凤、张志新两位老人是社区重点关注的对象,社工会定期上门探访或者电话了解情况,还有热心的志愿者帮忙。可是即便这样,依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老人每天晚上要起夜,这事儿志愿者根本插不上手。

“其实,机构养老,也许是帮助这些特殊老年群体的出路。”陈滨说,今年他们志愿者队伍打算做件事儿,把全杭州的养老机构都跑一遍,整理一份资料,推介给 有需要的老年人,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陪着他们去实地看看,现在不少养老机构条件很不错,医养护一体,希望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受机构养老的理念。

一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她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采访对象:吴奶奶

年龄:81岁

敲开定安路社区吴奶奶家的房门,她像个孩子一样,从屋里蹦了出来,一把握住上城区清波街道社工姚乐娴大姐的手,乐得合不拢嘴。姚大姐是老人的老朋友了,像女儿一样,经常过来找她谈心。

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房间不大,50平方米。来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老人的午餐是前一天的剩饭,烧成泡饭,就着酱萝卜。“一个人吃,简单点。”吴奶奶怕尴尬,赶紧把话题岔开了,“社区蛮关心我咧,隔三岔五都会有人过来跟我聊聊天,帮我买菜,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吴奶奶的丈夫走了10多年,最爱她的女儿也走了4年多了。

“女儿走了,家里更空荡了……”说着说着,老人眼角已含泪花。姚大姐赶紧开导起来,“不要担心,女儿在天上保佑你的,你身体好过得好,女儿才开心呢!”

吴奶奶身体还算可以,她最怕的是孤独,每次想女儿时,只能对着两只鸟说话——“买来四五年了,很通人性,每天心里有苦恼,我都会跟他们说说。”

“最担心生病,谁能叫得应呢?”老人的担心,其实社工姚大姐也考虑到了,“吴奶奶有高血压,要天天服药,我们也会经常上门,也跟周边的邻居打了招呼,有事没事去敲敲门。”

打个电话串串门,对他们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定安路社区社工姚大姐:3年前姚大姐退休,就加入到关爱老年人的计划中来。她的热心、乐观,感染了身边很多人。

“在我们街道辖区内,从经济条件上来说,特别困难的家庭很少,但他们往往精神上的需求很大。”因此,姚大姐每次来走访这些结对的老年人家中时,经常一待就是半天。

“我们发起了银龄互助,低龄老年人帮高龄老年人。”姚大姐说,他们把热心人都发动起来,这三年的社工经历让她体会到,打一个电话,串一次门,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等我们上了80岁

年过半百的囡囡怎么办?

采访对象:朱阿姨

年龄:72岁

有这样一群父母,最迫切的愿望是自己活得比孩子长。家住清波街道的朱阿姨,就希望自己能一辈子照顾女儿。

“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朱阿姨的忧伤,也道出了所有残疾人家庭的心声。

女儿5岁那年确诊了大脑的问题。“当时只希望她可以自食其力。”但是,这个曾经最低要求也难以实现。

其实,朱阿姨做过三次大的手术,“2001年那次,我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含泪整理好了女儿的衣服,把女儿平时用的清洁用品再三交代给老伴……”好在这么多年来,朱阿姨很“争气”,屡屡闯过鬼门关。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照顾女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几天,46岁的女儿胆结石又犯了,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朱阿姨只能默默流泪。“医生建议开刀。但一想到要熬夜照顾女儿,我和老头子真吃不消啊!等再过几年,我们上了80岁,囡囡(指女儿)怎么办啊?”

“要是能有个志愿者来帮我们一把,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时间,帮我们一起照顾囡囡就好了。”

洗澡擦身洗头理发,努力提供居家照顾服务

清波街道社工小孔:对这些特殊的群体,许多街道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清波街道正在培育和扶持“麦田圈”计划,专门关爱独生子女残疾家庭等。

目前,项目已经组成了家庭联络员队伍,每月与各自服务的家庭进行电话交流和走访看望。“先了解服务家庭的需求和困难,再主动为他们提供切实需要的照顾服务,比如洗澡、擦身、洗头、理发……”

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专门的养老服务机构的群体,“麦田圈”计划努力提供居家上门的照顾服务。对于类似朱阿姨家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会多走动,一起帮他们克服困难。

面对公众提问与记者采访,你准备好了吗?大人物可万万不能信口开河,因为一失言就成千古恨。你瞧,大领导N年前的率尔之言(比如教训年轻人图样图森破一类),到今天还要被翻出来调侃呢!

上对下的“意见”是权力,下对上的“意见”是无力。所谓权力,就是,你对我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我的意见。所谓无力,就是,我对你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你的意见。

美国总统大选让我们看到,不管这个群体如何多样化,她们总体的力量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日益增强,而女性问题是任何候选人都不能忽视的。

虽然暂时不能在大范围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总是需要给这一群体希望。有希望,才有解决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