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娱乐 发布的文章

  规范炮制工艺, 提升饮片质量

  中药炮制不可“省人工”(聚焦·探问中药材质量(上))

  近年来,中药材质量引起社会各界关注。中药材质量高低优劣,直接影响中医临床治疗效果。药材好,药才好。如果没有好药材,再高明的中医也难以施展医术。目前,影响中药质量的主要环节有种植、炮制和流通。对此,我们专门派记者进行了调查,从今天起,推出“探问中药材质量”专题报道,寻找解决问题之道。

  中药炮制学问大

  通过特定的工艺方法,使药材所含的化学成分出现变化,从而产生减毒增效的作用

  河北秦皇岛居民石女士被诊断为胃印戒细胞癌四期,在北京一家肿瘤医院手术后出现便血。她跑遍各大医院,吃了各种各样的中西药,大便潜血依然是4个加号(阳性)。绝望之际,她找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针灸微创肿瘤科主任黄金昶。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你得吃点‘毒药’。”黄金昶说。其实,黄金昶所说的毒药是蟾皮,也就是癞蛤蟆皮。石女士一听,连连摆手,说她肯定吃不下。黄金昶说,蟾皮不是让她直接吃,要经过炮制,好多医院都没有,正巧他们医院有,吃几服就有效果。

  石女士按医生要求将烧干蟾10克浓煎,饭后不停地喝,喝了3天就没了血便,检查大便潜血只有一个加号。7天后,她的大便潜血显示阴性,之后一直未见便血。

  什么是中药炮制?黄金昶介绍,以烧干蟾为例,新鲜的蟾蜍破血力量极强,能促进出血。经过炭火烧焦后,药性发生改变,却有很好的止血作用。炭火烧焦就是中药炮制的一种方法,能起到减毒和增效两大作用。

  斑蝥,药典记载有大毒,经炮制治疗组织肉瘤有奇效。甘遂、大戟、马钱子等有毒的中药,黄金昶在临床上将其变为治疗肿瘤的良药,其中的奥秘就是炮制。

  中药炮制,根据中医药理论,依照辨证施治用药的需要和药物自身性质,以及调剂、制剂的不同要求,对经产地加工的净药材进一步加工制作,有火制、水制和水火共制等加工方法,所得成品是中药饮片。

  中华中医药学会炮制分会主任委员贾天柱从事中药炮制教学与科研40余年。他说,中药材炮制前后,通过特定的工艺方法,使所含的化学成分出现变化,从而产生减毒增效的作用。川乌、草乌类都含有剧毒成分乌头碱,1—2毫克就可中毒,3—4毫克就可致死,但炮制后乌头碱水解变成乌头次碱乃至乌头原碱,从而达到低毒、无毒。马钱子含有毒性成分士的宁,经炮制后可转变为士的宁的氮氧化物,降低毒性。斑蝥含有斑蝥素,毒性也很大,当用低浓度的碱处理后,生成斑蝥酸钠,毒性降低。

  “发汗”炮制法是常用的中药产地加工方法之一,即将鲜药材加热或半干燥后,密闭堆积发热,使其内部水分向外蒸发,并凝结成水珠附于药材的表面,犹如人体出汗,故称为“发汗”。以“发汗”炮制的厚朴为例,研究发现“发汗”炮制能提高厚朴挥发油量,炮制1周后厚朴挥发油量提高近1倍。采用《中国药典》中浸出物测定法测定后,发现厚朴经“发汗”炮制处理后,浸出物量提升23%。

  专家介绍,现代对炮制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化学成分的变化,对其作用机制的研究很少,无法制定规范化炮制法标准,大大限制了炮制法的应用范围,也影响中药临床疗效的提高。

  炮制工艺待规范

  中药炮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依法炮制,该制的不制,或炮制不到位,制约中药临床疗效的发挥

  中药炮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依法炮制,该制的不制,或炮制不到位,制约了中药临床疗效的发挥。白芍炒制接近焦色,苦杏仁炒成深黄色,其有效成分怎能不降低呢?贾天柱说,中药炮制古来最讲究适中,不及则功效难求,太过则气味反失。古代有“逢子必炒、逢子必破”之说,但现在种子类药材有不炒不破的,也有炒而不破的,也有炒碎后供应的。饮片厂炒后破碎直接供应到调剂室,虽能煎出,但已造成泛油而降低疗效,这种方法不可取。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但是,如今繁琐的炮制过程不断被简化,不按工艺规程生产加工的药材比比皆是。何首乌是临床常用中药,历代以黑豆为辅料炮制,讲究煮熟、煮透。蒸制何首乌很少能达到九蒸九晒的要求,人为减少了蒸制时间。盐附子、黑顺片、白附片的炮制工艺须经过多道工序,是附子减毒的重要环节,但产地农户在附子漂洗过程中,为了防止重量减少,漂洗次数严重“缩水”。

  “饮片生产普遍存在炮制工艺不规范等问题,炮制程度较难判定,中药质量难以保证。”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肖永庆说。

  熟大黄,南方以酒蒸为主,北方以隔水加酒炖者居多。目前大多数中药饮片,特别是加热、加辅料等方法炮制的品种,各地炮制工艺不一,炮制时间相异,所用辅料也不尽相同,对于饮片质量判别存在很大差异。肖永庆说,饮片不可能实现全国统一的规范化生产工艺,迫切需要因地制宜,开展饮片地域性生产工艺的规范化研究,提升饮片行业的现代化水平。

  炮制饮片质量参差不齐,原因在于缺乏一套易控、专属的质量评价方法。以根茎类药材加工的饮片为例,按照传统的外观分类方法,应以片大为优。研究表明,现代评价标准中应用的“有效成分”在药材里主要分布在侧根和表皮。其结果是,片形小的饮片“有效成分”的含量高于片形大的饮片。采用异地人工栽培药材加工成的饮片,在外形上要“优于”用道地药材生产的饮片,而其有效成分含量却大大低于道地饮片。根据饮片的外形、色泽、断面等传统经验鉴别方法,缺乏现代科学技术的支撑,不能有效评判饮片质量优劣。

  “既不能单靠外形又不能简单以现有已知有效成分含量的高低来判断饮片质量的优劣。”肖永庆认为,评判标准要使二者有机结合,实现传统分级质量评价标准与现代科学质量内涵的协调统一。

  炮制加工不可分

  中药材产地加工与饮片炮制一体化,既可降低加工成本,又可保证来源,方便监管,有利于让人们吃上安全、放心、有效的中药材

  齐村位于河北安国北15里,以加工、交易甘草而知名。在一位加工户的院子里,拖拉机上、棚子下面,都堆放着甘草,有红皮的也有黄皮的,粗细不等、长短不一。市场需要的所有规格等级,他们都能加工保证供货。黄芩村、沙参村、射干村……全国还有很多类似的中药饮片加工专业村。

  中药材产地初加工和中药饮片炮制密切相连,对某些中药材而言,两者之间并没有明确的分工界限,后来被人为地分离成独立的两段加工工艺。虽然方便了药材贮藏与长途运输,却忽略了药材品质形成的内在规律,割裂了药物品质形成的有机链条,弊端逐渐显露。长期以来,中药材产地初加工并未作为单独环节被严格监管,成为目前中药材产业链条中最难监管的环节。

  肖永庆认为,中药材异地加工成饮片,不但增加了生产成本,而且药材在储存、运输过程中的变质损耗和成分流失,严重影响饮片的质量。不少中药可以直接在产地加工成饮片,有的可以鲜切后再干燥,有的可以干燥至适宜含水量再进行切制。例如,天麻不易润透,切制后片型差;苏木鲜药材不易干燥,干燥后难以切制,润制过程易导致有效成分损失;甘草鲜品易切制、性状好,干燥后纤维不易切断、性状差,润药易导致有效成分损失。

  中国中药协会中药饮片专委会理事长任玉珍说,《中国药典》2015年版收载有产地加工的品种64种,如干姜、山药等,在药典标准来源项里均有相应趁鲜加工描述。中药材在产地直接加工成饮片,符合中药行业的发展趋势。《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中明确提出大力发展产地“趁鲜切制和精深加工”。因此,趁鲜加工的品种范围应逐步扩大。

  肖永庆认为,中药材源头加工是中药材品质保障的重中之重。中药材产地加工与饮片炮制一体化,既可降低加工成本,又可保证来源,方便监管,有利于让人们吃上安全、放心、有效的中药材。

  王君平

  中国侨网11月2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在马来西亚,有一位备受欢迎的糖水哥,他一开始在史都东菜市场卖咖啡。有一天想起古晋比较少见的糖水而萌生起卖糖水的念头。这一卖就被顾客唤成了“糖水哥”。

  在史都东(Stutong)菜市场的二楼熟食档,可以吃尽道地的古晋美食,干捞面、干盘面、辣沙、巴拉煎米粉、粿什、茄汁粿条或面等。

  这里的摊贩好些已是两三代,甚至四代人,他们一些来自甘密街老巴刹,从早期的街头摆档形式到迁进政府兴建的小贩中心或菜市场;他们继承父母的档口生意,一代传一代的,将道地美食延续下去。

  不过五百多名摊贩当中,也有年轻的创业者,80后第二代海南人李绍维就是一个特殊例子。从新加坡打拼9年之后,毅然放弃熟悉的领域回乡创业,而且还从零开始──从一个完全不会煮糖水,到菜巴刹的人都称他为“糖水哥”,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却也熬出了一片天。

  多年在新加坡做市场销售的“糖水哥”,李绍维有不一样的待客之道。他时时刻刻都是笑脸迎人,穿着正式、整洁,还印有自己的名片,将菜市场的糖水档,当作专卖店的生意来经营。

  那是他的用心良苦,他希望把活力、创意带进传统巴刹,吸引更多年轻人走入巴刹用餐──这个刻板印象中只有妈妈、婆婆们才会逛的地方。

  “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古晋人早上起来,脑海里想喝的饮料不再只是咖啡乌、三色奶茶,也会想起有养生功效的糖水。”

  李绍维的糖水铺卖得最好的糖水之一,是桃胶银耳红枣枸杞羹。煮得烂透的银耳十分滑嫩,丰富的胶原蛋白是养颜的甜品。在巴刹里,他还会一一向顾客讲解糖水的保健功能。

  砂拉越古晋的糖水铺非常少,很难找到像西马处处可见的花生糊、芝麻糊、腐竹玉米白果、南瓜西米露,就算找到也只有一两种,选择不多,更没有专卖店。

  目前“糖水哥”的糖水铺有糖水十余种,他依然不断尝试做新的糖水,包括台湾糖水如姜汁撞奶、花生汤,澳门的双皮奶等,希望把具有养生功能的港式、台式糖水介绍给巴刹顾客,让人们知道来巴刹不一定只能吃干捞面、喝咖啡,也可以有不一样的选择。

  李绍维并非特别爱喝糖水,过去也没有煮糖水的经验,不过血液里流着海南人的血液。人家说,海南人天生就是好厨师,他是第二代海南人,父亲3岁就跟着婆婆于1950年从海南来到砂拉越。公公过去做包点,父亲早期卖过肉骨茶、经济饭、鸡饭、海鲜煮炒,现在在朋岭(Pending)经营海南咖啡店,母亲经营干捞面档。

  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家人当然希望他继承家业,不过年轻时期的他却想往外跑看看世界。他到过吉隆坡读书、新加坡工作长达9年,从低做起一直到经理助理,后来还业余当演员。

  细数过去,听起来感觉他在异乡的生活过得还不错,但其实经历多少委屈和泪水却无人知晓。24岁那一年他到新加坡,尽管有网络工程的文凭,在新加坡却不受承认,他只能一间一间店敲门找工作,在各个行业打滚过,也经历过2007年金融风暴被裁员,因长期失业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在新加坡,一出门就要花钱,搭巴士、地铁。为了省钱,我都是走路回家,一天只吃一餐,而且只能吃在火车站卖的廉价杂菜饭。”

  那期间一直吃闭门羹,最沮丧的时候,他走到新加坡河岸,扶着栏杆对天呐喊。“感觉像是连续剧的剧情,可是却是活生生的人生写照!”

  即使找到工作,也必须忍辱耐劳。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当监工。“月薪1500新币,一天工作16小时,包头包尾,收银机要是收少了钱,我都要赔钱。”

  午餐吃饭不能超过5分钟,因此他的饭里不能有太大块的肉,不能有骨头。厨房准备给他的,都是白饭和汤,他几乎是用吞的。吃饭的地方是餐厅的后巷,垃圾桶的旁边,在地上铺一层报纸或纸皮,蹲在那里吃。

  那份工作熬了两个月,整个人瘦到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前同事看到他都感到心疼无比,劝他换工作。

  另一份工作是在钻石店里当销售人员,对钻石一窍不通的他重新学习,但被店长诸多刁难。有一次店才刚开门,店长对着远远走来的他,就用福建话破口大骂:“你是猪吗?”才刚抵达店的他一脸疑问,“和你说过多少次,计算器要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计算器就向他砸过去,“你回马来西亚吧!”

  像这样被歧视的事件多如牛毛,可他从这些遭遇培养了不认输的性格。“你要我走,我偏不走,越是没有人性的指责,我越是要做出成绩给你看!”短短的几个月内,他从普通销售人员拼到经理助理,还被一家房产公司挖角。

  最后一份工的老板待他不错,只可惜家人催他回家乡,他只能放下新加坡的一切,回到古晋从头来过。

  糖水哲学--只要不放弃,一定能煮出最好喝的糖水

  回到古晋,李绍维并没有接手父亲的咖啡店。老人家坚持以传统方式经营,无法接受新人新作风,他只好自行创业。

  卖过海南鸡饭、干捞面、杂饭档,后来他决定在菜市场里租一个档口,泡他从小到大最熟悉的海南咖啡。不过,菜市场里已经有许多咖啡档,该怎样才能与众不同呢?他想起了糖水。

  “古晋主要的糖水是传统冰饮,比如红豆冰。我突发奇想,觉得可以尝试做港式糖水,就开始上网学做糖水。”

  第一次买材料让他非常难忘,“你要买什么?”rdquo;药材店老板娘问他,“我不知道我要买什么!”

  于是他把药材店老板娘告诉他的材料,统统都买一点回家做实验,煮了两天就壮着胆子拿出来卖了。一开始煮的桃胶银耳一点都不好吃,银耳煮得太硬,一捧出去就被顾客骂;有人外卖订一锅南瓜西米露,说话很直接的对方说,“味道非常糟糕!”

  李绍维隔日进行改良,又煮了一锅送给对方吃,对方依然觉得不好吃。“就一直改良,改到别人觉得好吃为止。”

  如今不管是桃胶银耳、南瓜西米露、红豆百合、腐竹玉米、花生糊、芝麻糊,都成了菜市场熟食档非常受欢迎的糖水。

  充满挑战的人生最精彩

  李绍维一路走来,虽然在一个新的领域都是重启(restart)的状况,从学院修读的法律系、网络工程,工作上的销售员、市场执行员、餐厅监工等,不过正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学习和成长,才成就了现在的他。

  “卖糖水的时候经常被顾客批评,不过他们的意见我都是照单全收。我很感恩,过去有这些甲乙丙丁的路人、顾客还有亲戚朋友给我的意见,我才得到改变。我的糖水,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做出来的。”

  在菜市场开业短短一年,他已经成了古晋人熟知的“糖水哥”,许多媒体、电台也陆续采访他,分享糖水创业的过程。

  今年10月10日,李绍维终于完成创业的第一步──在古晋实加玛(Sekama)路开一间糖水专卖店。专卖店除了卖养生糖水,也有各式老火汤和蛋糕。

  “感谢我人生那些贵人,新店开展了,那又是人生另一个新的挑战!”他笑言。(邓雁霞)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内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