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娱乐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台当局模拟大陆美国贸易战:受伤最重是台湾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 台媒称,台湾当局货币主管部门模拟中国大陆与美国贸易冲突三种境况,表示大陆和美国一旦开打贸易战,台湾必受影响,且因参与全球供应链程度深,受冲击一定最大,甚至高于韩国。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3月23日报道,台湾当局货币政策主管机关表示,大陆和美国贸易摩擦可能面临三种境况,最小是美国了解贸易战后果,对大陆的“301条款调查案”有所克制,大陆相应的对策是调降进口关税,扩大对美进口汽车、天然气等产品,化解纠纷。

报道认为,中型冲突为,美对来自大陆进口(约5100亿美元)10%~20%部分加征关税。一旦如此,大陆仅会对美进行有限度报复,影响农产品、通用汽车等行业,或暂缓开放美资进当地服务业,或给予他国较优条件。

报道指出,至于大型冲突,则是大陆用更激烈手段回敬,包括课征同等关税,美国出口恐因此减少830亿美元,但这样的机率不大。

台湾当局货币主管部门负责人杨金龙说,美国是台湾钢铁最大出口市场,也是台湾铝制品第六大出口市场,前者影响重于后者,要担心的是,若扩大为全球贸易冲突,后续影响巨大。

杨金龙说,亚洲经济体几乎都有同样压力,“躲不过两只大象fight(对抗)”,生产乘数较大产品如汽车、电子及纺织业,将首当其冲。

报道称,台湾当局经济事务相关部门负责人沈荣津认为,贸易战开打,两群体冲击最大,一是在大陆生产终端产品的台商,及岛内生产零组件、提供中间财销美的厂商。据统计,去年台湾中间财出口大陆金额763.6亿美元,占总出口超过85%,301条款大刀挥砍大陆,台湾恐受严重冲击。

相关阅读: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中方回应

事件影响:

分析解读: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男子凌晨骑白马在高速公路上“飙车” 涉“酒驾”被抓

未来网燃新闻 当地时间2月24日凌晨1点左右,美国加州29岁男子佩雷斯(Luis Alfredo Perez),身骑白马在91号高速公路上“飙车”,警方连忙前往拦查,发现男子涉嫌“酒驾”而将他逮捕。

据报道,加州公路巡警阻止佩雷斯前进后,现场进行酒精检测,其酒精含量超过美国酒精浓度标准的两倍。佩雷斯最后因为酒醉骑马遭到逮捕,因为这种行为让他和马儿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名字叫做格拉(Guera)的白马没有受伤也没有被扣留,警方将它还给佩雷斯的母亲。加州公路巡警对此表示,不能在高速公路骑马,更别说是在喝醉的时候。

来源:未来网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BBC盘点好莱坞历史上惊世骇俗的性丑闻

参考消息网11月8日报道 英媒称,卡森伯格是影坛重量级人物,上世纪80到90年代曾执掌怀特·迪斯尼制片厂长达10年之久。日前,卡森伯格在评论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时说,好莱坞里有“一群狼”。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3日报道,近来,许多好莱坞大腕受到性侵、骚扰指控,其中包括凯文·史佩西、达斯汀·霍夫曼这样的老牌明星,回顾历史,好莱坞经常爆出惊世骇俗的性丑闻。

“老爸”(比尔·科斯比)

2015年,曾被粉丝称为“美国老爸”的喜剧明星比尔·科斯比(Bill Cosby)被控性侵,多达数十名女性指责科斯比曾非礼、性侵她们,甚至有些案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但由于多数案件已经过了法律追溯期,最后上了法庭的只有一起:2017年6月,安德瑞·康斯坦指控科斯比2014年在他家中给她服药然后性侵她,科斯比出庭受审,但陪审团没有达成定论。律师说,科斯比和安德瑞已经有过多次浪漫会晤,她抱怨失眠、他才给她吃了药,但性关系是两厢情愿的。

科斯比的职业生涯因性丑闻受到严重打击,近年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他仍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AMPAS)成员。

“肥仔”(罗斯科·阿巴寇)

追溯过去,好莱坞第一起重大性丑闻开始于1921年的一场派对,主角是曾与卓别林同台且有史以来第一个片酬百万美元的明星绰号“肥仔”的罗斯科·阿巴寇(Roscoe Arbuckle)和一位出道不久、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弗吉尼亚·拉帕。

派对后,他们两人进了一家酒店的客房,几分钟后,人们听到房中传出弗吉尼亚的尖叫。其他客人冲进去,发现她在极度痛苦中挣扎,说“这是他干的”,几天后,弗吉尼亚死于膀胱破裂。

弗吉尼亚的朋友说,“肥仔”强奸弗吉尼亚并过失杀人。“肥仔”被控杀人罪,案件审了三次,但最后陪审团作出无罪判决。但公众好像已经给“肥仔”定了罪,自那以后,他在公众场合经常被起哄。

情圣(埃罗·福林)

现在好莱坞哪一位男星的亮度能比得上埃罗·福林(Errol Flynn)呢?他曾被称为“有史以来最英俊的男人”,以至于英语中有这样一句俗语:in like Flynn,引申义为是轻松、迅速达到目的。

据说福林自己也曾经说过,他喜欢年久的威士忌和年轻的女人。银幕上他是无人能敌的剑客,现实中,他喜欢喝酒、打架、睡女人。

1943年,福林被控和两名未成年少女贝迪·汉森和佩姬·萨特勒发生性关系,受害人当时都只有17岁。福林被逮捕时这样形容贝迪:我懵了,搞不懂,我几乎没碰过她们。

福林的律师说,贝迪和佩姬和已婚男人有性关系、非法堕过胎,由9名女性、3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判福林无罪。但是原告之一佩姬说,“我就知道这些女人会判他无罪,她们就坐在那儿、充满爱慕地盯着他看。”

名导(罗曼·波兰斯基)

这段丑闻始于40年前,直到现在还没结束。1977年,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被控在影星尼科尔森的好莱坞豪宅中和一位年仅13岁的女孩萨曼莎·盖利发生性关系。受害人说,她没有同意,但是他“根本不听”。

波兰斯基在洛杉矶被逮捕,被控与未成年人非法性交。他入狱42天、接受心理检查,但是保释出狱后获准旅行。

不料宣判之前波兰斯基出逃,先是来英国,然后去了自己在法国的家。波兰斯基在欧洲继续拍片,并且于2003年因《钢琴家》一片获得奥斯卡大奖。自此以后,法律纠缠持续不断,因为当年对他的指控并没有撤销。2009年,波兰斯基曾被软禁在瑞士。

如今,萨曼莎本人提出,“为了我自身考虑”,不要再追究此案了。而波兰斯基年逾八旬,一直没有回美国。

传奇(伍迪·艾伦)

伍迪·艾伦(Woody Allen)是好莱坞传奇常青树,在他6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做过导演、作家、还演过戏,获得过四尊奥斯卡小金人,但围绕伍迪·艾伦也是指控不断。

1992年,伍迪·艾伦和女友米娅·法罗分手,和米娅的养女宋宜发生恋情。伍迪·艾伦还曾被指猥亵他的养女迪伦·法罗,事发时迪伦年仅7岁。

伍迪·艾伦否认指称,一组心理医师认定迪伦没有受过性侵。法官形容伍迪·艾伦的行为“严重不妥当”,检控官说“或许有理由”提出控罪,但是为了保护涉案小女孩不提出控罪。

这个故事从没彻底平息。2014年,迪伦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披露伍迪·艾伦性侵细节,并写道:他保证说带我去巴黎,我会成为他电影中的明星。但伍迪·艾伦继续否认指控:“我当然没有猥亵过迪伦。”

影帝(卡西·阿弗莱克)

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因在《海边的曼彻斯特》一片中表演出色,赢得奥斯卡影帝称号,但2010年两名女子曾对阿弗莱克提出性骚扰指控。

制作人怀特指控还说,自己拒绝和阿弗莱克去酒店开房,因此阿弗莱克拒绝付她工资。放映师格卡说,她睡觉的时候阿弗莱克爬到她床上,对她的性骚扰是“惯例”。

阿弗莱克的律师说,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两位女子都是想从阿弗莱克身上捞一笔。最后双方庭外协商和解。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本报记者 蓝震 王丽 本报通讯员 温艺华

家住杭州下城区马市街社区61岁的赵大伯怎么也无法料到,春节期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他,会撇下心心念念、一直照顾着的母亲(瘫痪)和阿妹(有精神疾患),先走一步。

令人唏嘘的是,他在家离世数日才被发现。而在邻里眼中一向内向、沉默的他,其实是才华横溢的教师、编剧和作家 。

我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数据显示,在杭州,每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

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何更好地扶持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则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

连日来,钱报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和社工与志愿者一起,来到老年人身边,来到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身边……

这些家庭,有的是相依为命的老夫妻俩其中一个生了重病,有的是子女早逝或患病不能自理,而父母渐老无力照顾。

他们的生活,如风中的残烛飘忽摇曳,我们,又该如何为他们遮风挡雨?

照顾中风老伴多年

14年来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采访对象:寿阿姨、张叔叔

年龄:70岁、74岁

“老头子,今天没下雨,我们出去走走。”70岁的寿美凤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出了房门。从3楼下到1楼,走了半个多小时。

16年前,他们的儿子因为意外离开人世。没两年受了刺激的张志新高血压引发中风,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每天夜里,张志新要起夜十几次,只要他动一动身体, 寿美凤就会惊醒过来,披件衣服就赶紧下床把尿壶端过来。14年来,寿美凤没睡好一个整觉,病一个个累出来,糖尿病、心脏早搏钙化、高血压,后来连肾都出了 问题。在老两口的房子里,最多的摆设竟然是一盒盒药品。

就在前些天,张志新上厕所,因为坐得久了,加上本就半边瘫痪,起来的时候腿一麻没站稳,一下就倒在地上。寿美凤心里一慌,连社区给装的紧急呼叫按钮都忘了,就冲下楼去找人……

“他们这个家全靠寿阿姨撑着。”

社工一对多确实力不从心,不妨考虑机构养老

艮园社区书记陈滨:我们有两位志愿者与老两口结对,时不时会登门看望,而住在他们楼上的杨惠琴,更是热心邻居一个,有好吃的都会给两位老人留一份。“我们社区一共有社工12名,加上4名居委会成员,16个人要负责7000多位居民的日常管理和事务,担子不轻。”

寿美凤、张志新两位老人是社区重点关注的对象,社工会定期上门探访或者电话了解情况,还有热心的志愿者帮忙。可是即便这样,依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老人每天晚上要起夜,这事儿志愿者根本插不上手。

“其实,机构养老,也许是帮助这些特殊老年群体的出路。”陈滨说,今年他们志愿者队伍打算做件事儿,把全杭州的养老机构都跑一遍,整理一份资料,推介给 有需要的老年人,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陪着他们去实地看看,现在不少养老机构条件很不错,医养护一体,希望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受机构养老的理念。

一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她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采访对象:吴奶奶

年龄:81岁

敲开定安路社区吴奶奶家的房门,她像个孩子一样,从屋里蹦了出来,一把握住上城区清波街道社工姚乐娴大姐的手,乐得合不拢嘴。姚大姐是老人的老朋友了,像女儿一样,经常过来找她谈心。

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房间不大,50平方米。来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老人的午餐是前一天的剩饭,烧成泡饭,就着酱萝卜。“一个人吃,简单点。”吴奶奶怕尴尬,赶紧把话题岔开了,“社区蛮关心我咧,隔三岔五都会有人过来跟我聊聊天,帮我买菜,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吴奶奶的丈夫走了10多年,最爱她的女儿也走了4年多了。

“女儿走了,家里更空荡了……”说着说着,老人眼角已含泪花。姚大姐赶紧开导起来,“不要担心,女儿在天上保佑你的,你身体好过得好,女儿才开心呢!”

吴奶奶身体还算可以,她最怕的是孤独,每次想女儿时,只能对着两只鸟说话——“买来四五年了,很通人性,每天心里有苦恼,我都会跟他们说说。”

“最担心生病,谁能叫得应呢?”老人的担心,其实社工姚大姐也考虑到了,“吴奶奶有高血压,要天天服药,我们也会经常上门,也跟周边的邻居打了招呼,有事没事去敲敲门。”

打个电话串串门,对他们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定安路社区社工姚大姐:3年前姚大姐退休,就加入到关爱老年人的计划中来。她的热心、乐观,感染了身边很多人。

“在我们街道辖区内,从经济条件上来说,特别困难的家庭很少,但他们往往精神上的需求很大。”因此,姚大姐每次来走访这些结对的老年人家中时,经常一待就是半天。

“我们发起了银龄互助,低龄老年人帮高龄老年人。”姚大姐说,他们把热心人都发动起来,这三年的社工经历让她体会到,打一个电话,串一次门,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等我们上了80岁

年过半百的囡囡怎么办?

采访对象:朱阿姨

年龄:72岁

有这样一群父母,最迫切的愿望是自己活得比孩子长。家住清波街道的朱阿姨,就希望自己能一辈子照顾女儿。

“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朱阿姨的忧伤,也道出了所有残疾人家庭的心声。

女儿5岁那年确诊了大脑的问题。“当时只希望她可以自食其力。”但是,这个曾经最低要求也难以实现。

其实,朱阿姨做过三次大的手术,“2001年那次,我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含泪整理好了女儿的衣服,把女儿平时用的清洁用品再三交代给老伴……”好在这么多年来,朱阿姨很“争气”,屡屡闯过鬼门关。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照顾女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几天,46岁的女儿胆结石又犯了,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朱阿姨只能默默流泪。“医生建议开刀。但一想到要熬夜照顾女儿,我和老头子真吃不消啊!等再过几年,我们上了80岁,囡囡(指女儿)怎么办啊?”

“要是能有个志愿者来帮我们一把,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时间,帮我们一起照顾囡囡就好了。”

洗澡擦身洗头理发,努力提供居家照顾服务

清波街道社工小孔:对这些特殊的群体,许多街道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清波街道正在培育和扶持“麦田圈”计划,专门关爱独生子女残疾家庭等。

目前,项目已经组成了家庭联络员队伍,每月与各自服务的家庭进行电话交流和走访看望。“先了解服务家庭的需求和困难,再主动为他们提供切实需要的照顾服务,比如洗澡、擦身、洗头、理发……”

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专门的养老服务机构的群体,“麦田圈”计划努力提供居家上门的照顾服务。对于类似朱阿姨家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会多走动,一起帮他们克服困难。

面对公众提问与记者采访,你准备好了吗?大人物可万万不能信口开河,因为一失言就成千古恨。你瞧,大领导N年前的率尔之言(比如教训年轻人图样图森破一类),到今天还要被翻出来调侃呢!

上对下的“意见”是权力,下对上的“意见”是无力。所谓权力,就是,你对我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我的意见。所谓无力,就是,我对你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你的意见。

美国总统大选让我们看到,不管这个群体如何多样化,她们总体的力量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日益增强,而女性问题是任何候选人都不能忽视的。

虽然暂时不能在大范围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总是需要给这一群体希望。有希望,才有解决的可能。

共享单车从不缺话题。

“黄金圣斗士”单车、“彩虹单车”的图片还没刷屏多久,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悟空单车”,已经退出了这场大战。人们还来不及品味这则新闻,单车的两名投资“大佬”,一方是马化腾,一方则是朱啸虎,就“摩拜和OFO谁是老大”这个话题,在朋友圈怼了起来。

关于共享单车的烧钱和争抢入场的资本与市场逻辑,侠客岛已经有过分析(《从共享单车到充电宝,创业风口还是资本做局?》)。就一个新行业业态而言,就着最新的新闻,我们似乎可以换一个角度审视:在OFO和摩拜两大巨头的阴影之下,其他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企业,到底是如何生存的?这场资本与市场的大战,又将走向何处?

“马虎”互怼

谁是共享单车的NO.1?

争论的双方,一边是腾讯领投的摩拜,一边是金沙江创投领投的ofo。关于这个话题,金沙江朱啸虎和腾讯马化腾在朋友圈的交锋,引爆了市场对共享单车的讨论。

朱啸虎分享的文章是《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稳居第一》,并评论说:“和街头实际数的感觉基本一致。”朋友圈留言里,马化腾回复道:“微信支付看摩拜高一倍多。智能机和非智能机未来价值和潜力还是很不同的。”

双方的观点并不复杂:马化腾认为智能化浪潮是未来,“堆一堆哑终端谁不会?”而朱啸虎则认为性价比为王,数据说明一切:“微信的数据只是一方面,可以去实际街头看一看”。

其实,“马虎”之怼,既有对共享单车商业模式和未来之路的思考,也有投资人背后的利益考虑。

从投资人角度看,朱啸虎和蚂蚁金融是ofo的投资人,支付宝和滴滴出行app给了ofo流量入口,阿里系又是滴滴出行的投资人;而腾讯是仅次于摩拜单车创始团队的最大的股东,在摩拜6亿美元的E轮融资中领投。腾讯微信给了摩拜流量入口支持并接入小程序,这让摩拜4月的月活量环比增速超过200%,一个月新增2400万注册用户。

看来,这又是一场腾讯和阿里之争。阿里、腾讯的垄断能力令人绝望,ofo和摩拜之争,让人仿佛看到前几年的滴滴与快的之战——那场的结果是,双方以合并告终。

朱啸虎在微信上说:“数据说明一切,一年后看。”腾讯投资总经理也加入留言,表示“数据现在就有,不用等三个月等一年的。”其实,双方对胜负时间的打赌,还不如赌摩拜和ofo是否合并来得靠谱。

冰火

虽然用户戏称共享单车“颜色不够用了”,但时下的共享单车其实就三种:摩拜、ofo和其他单车。根据第三方机构的《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调研报告》,摩拜单车占据共享单车市场57%份额,ofo为30%,而小蓝、酷骑等公司构成了第二梯队,共占约14%市场份额。

按照行业发展的一般规律,自由竞争不可能长久,小、散、乱不是良性的格局,最终都要走向寡头垄断。A股“漂亮50”代表的企业是如此,互联网企业也一样。前者有贵州茅台、格力电器、伊利股份、上汽集团等等,后者例如团购领域的美大(美团+大众点评),视频领域的优土(优酷+土豆),网约车大战后的滴滴出行(滴滴+快滴+Uber)等等。

朱啸虎面对媒体时说:“下一步首先是清场,把小的公司全部清掉,和以前打车差不多,最后留下两个PK。在未来的几个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单车项目自己关掉。”

原始丛林中,参天巨树下往往寸草不生,因为大树挡住了所有阳光和雨露。“悟空单车”的倒闭就是这样。

这个首先退出战场的企业创始人雷厚义这样复盘道:第一,不要去追风口;第二,项目一定要能盈利,从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第三,你要有相应基因,比如做共享单车,必须要有供应链的人加入;第四,小公司还是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我们也去找过ofo,希望被并购,但他们没意向。”雷厚义说。

有人说,如果你不是被阿里、腾讯、朱啸虎们选中的那一个,就离开这个风口。悟空单车300万的投资,1000辆的投放,1万的用户,100万的押金根本不可能满足ofo收购的胃口。没有大资金的支持,悟空单车无法规模量产,造车成本下不来,运营和营销团队养不起,现金流滚不动,没有媒体资源……在摩拜和ofo席卷街头的攻势下,如何支架得住?

强者恒强,是资本市场的特征。风投不是扶贫济弱的天使。

未来

然而,垄断的“护城河”也并非坚不可摧。

十年之前,诺基亚、摩托罗拉等手机巨头也曾风光无两。2007年的全球手机市场份额,诺基亚以40.5%的份额雄踞第一,三星是27%,苹果只有0.6%。在移动智能手机时代,iphone手机和Android手机迅速取代了诺基亚等,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智能手机市场中,Android的市场份额是86.1%,iOS虽只占13.7%的份额,但利润占所有智能手机的83%。

即使苹果手机风靡全国,华为、小米、VIVO、锤子等国产手机品牌,也分别以硬件、价格、时尚、情怀抢占用户,分得一杯羹,并有追赶苹果之势。

差异化生存,共享单车的新增长点无疑是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

比如,在共享单车第二梯队中,酷骑单车和海尔无线联合推出的“黄金圣斗士”,就有诸多创新,包括:一是充电端口,共享单车和充电宝两个概念;二是,智能升降座椅和智能语音锁,属于AI概念;三是,手机充电支架,可以安置手机导航;四是,国人喜欢的土豪金色。

小蓝、优拜、永安行、由你等品牌单车,借助芝麻信用,推出免押金骑行。既能导入支付宝流量,又能免去用户对缴纳押金的疑虑,让信用成为资产。探索“合伙人模式”和“山城自行车”的悟空单车,虽倒在了资金链和供应链上,但也算对用户心智进行了大胆的试错。

合规者生存,单车企业拼的是成长速度,也要看谁活得长久。共享单车在城市和校园的野蛮生长,带来了交通安全、乱停乱放、巨额押金等公众关心的问题。

今年5月,交通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要落实对车辆停放管理的责任,推广运用电子围栏等技术,综合采取经济惩罚、记入信用记录等措施,有效规范用户停车行为,及时清理违规停放、存在安全隐患、不能提供服务的车辆。

近日,全国首个“公共电子围栏”、“共享单车规范管理示范区”试点工程将在北京朝阳区三里屯、工体等地建立。“公共电子围栏”将设立统一平台,“围栏”内可兼容不同企业的单车,并通过数据分享对区域内单车投放总量进行控制。面向用户,通过奖励规范使用、处罚违规行为等手段,培养文明骑行的习惯。

问题是,在未来单车总量控制下,资本疯狂的造车和过度的投放,过剩的单车将何处安放?

“一车多押”巨额押金池风险,是共享单车企业最大的风险。前车之鉴是P2P,许多公司就因为运用备付金资金池滚动操作、期限错配、资金和项目不一一对应等,带来了诸多金融乱象。上个月,北京金融局提出在京注册的共享单车公司需要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银行账户。

监管之下,共享单车巨额资金躺在银行吃利息的盈利方式受到致命影响,加之沉重的造车成本、运营成本,漫长的盈利周期,和免押金运营的大趋势,单车企业的成本压力剧增,行业洗牌加速。如果未来找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和稳健的现金流,谁将是下一个“悟空单车”呢?

来源:海外网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