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娱乐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奥巴马大女儿与小伙当众接吻 西媒:对方系英国富二代

参考消息网11月25日报道 西媒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大女儿名叫马莉娅,今年9月她刚刚进入哈佛大学学习。上周末在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联合举办的一场橄榄球赛前,马莉娅被拍到正在和一名小伙子接吻。据英国《每日邮报》近日透露,这名小伙子名叫罗里·法夸尔森,现年19岁,是一位英国投资家的儿子。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1月23日报道,根据《每日邮报》提供的信息得知,法夸尔森是英国著名寄宿学校拉格比公学的学生,他在2015—2016学年度被评选为学生代表。学生代表这一位置通常是留给那些学术和社会关系最优秀的学生,《每日邮报》消息人士说:“他平易近人,很受欢迎。”据悉,拉格比公学每年的注册费约为3.8万欧元,学校以优异的学术能力见长。

报道称,这名小伙子是学校化学俱乐部的成员。他的父亲名叫查尔斯·法夸尔森,执掌投资基金因赛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

为开阔眼界,法夸尔森离开英国前往美国求学。目前法夸尔森正在哈佛大学法学院学习,与马莉娅在同一专业,但比马莉娅大一届。如果这对情侣继续发展下去,那么奥巴马的大女儿很有可能会追随父母的脚步,因为奥巴马和妻子米歇尔也都学习法学,他们在芝加哥一家律师事务所相识。

报道称,自从两人的亲密照被曝光并成为媒体的焦点,法夸尔森已经注销了他在脸书、Instagram和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的全部账户。

报道称,同时还引人注目的是,照片上可以看见马莉娅正在吸烟。2016年8月,马莉娅在Lollapalooza音乐节上手握香烟的照片曾引发诸多争议,因为很多人认为,她手中拿的是大麻。一个月后,马莉娅为缓解批评的声音出现在菲拉德尔菲亚音乐节上,当时她身穿一件印着“吸烟有害健康”字样的短袖。(编译/廖思维)

资料图片:2013年1月2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前右)和女儿萨莎(左二)、马莉娅(左三)出席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新华社记者 张军 摄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江苏视障人员也能参加高考了

“钢琴小王子”李雷。

2018年起,江苏视障人员也能报考普通高考、学业水平测试及自学考试了!江苏视障人员教育考试支持研究中心昨日正式成立,南京市盲人学校高二年级学生李雷(化名)高兴地和记者说,今年的“小高考”考试中,他取得了5B1C的成绩,他的梦想是考上南京艺术学院或者南京师范大学,将来做一名音乐老师。

通讯员邵文晋

扬子晚报记者蔡蕴琦

视障人员的考卷很特殊

江苏省教育考试院院长林伟说,随着越来越多国家教育考试项目向视障考生敞开大门,视障考生也渴望像其他身体残疾的考生一样,拥有平等接受各类教育的机会。2017年,我省盲生报考的国家教育考试项目只有“专转本”一种类型。今年全省视障人员参与报考的考试类型不断增加,不仅有普通高考、还有学业水平测试、自学考试。今年我省提供盲卷的科目数已经增加到13个,其中高考5个科目、学业水平测试5个科目、自学考试3个科目。“我们不仅提供了盲文卷,还提供了大字卷;今年的高中信息技术考试和自学考试,我们还运用电脑读屏软件,推出了以语音形式呈现的电子试卷。通过我们的不断探索,考生已经可以根据自己视力障碍程度,选择适合自身要求的试卷呈现形式。全省视障人员正在得到更多的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记者了解到,江苏视障人员教育考试支持研究中心由江苏省教育考试院、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南京市盲人学校共同组建。中心将为视障考生参加国家教育考试提供试卷译制、考务管理、试卷评阅等相关业务支持。

南京首位视障考生想当老师

双眼视力仅0.1的李雷今年刚刚参加了“小高考”,他是南京首位参加该考试的视障考生,取得了5B1C的成绩。李雷告诉记者,他的考试内容和普通考生一模一样,只是换成了大字卷,每门考试的时间延长了23分钟。

“考得还不错。”乐观开朗的李雷说,他发挥了真实水平。李雷从小喜欢音乐,小学四年级就考到钢琴十级,曾多次获得钢琴大赛金奖。这其中他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可想而知。“我很幸运,能有机会参加普通高考,冲刺心中理想的学校。”李雷说,他的愿望是能考上南京师范大学或南京艺术学院的音乐系,将来做一名音乐老师,将喜欢的音乐分享给学生。

2016年起,南京市盲人学校举办了残疾视力学生普通高中班,和李雷同班的还有8位同学。其余8名同学都选择了通过对口单招的方式进入大学深造。“以往,对口单招是这些孩子求学深造的主要途径,但可以选择的高校和专业相对比较局限,而现在他们的发展之路越来越宽了。”南京市盲人学校校长唐云清告诉记者,除了能参加统一高考以外,学校还和南京中医药大学开设了视障针灸推拿学专业本科共建班,2018年起面向江苏乃至全国的视障考生招生。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刊文称:从中国医学上讲,《中国精神病分类和诊断标准》规定同性恋属于性指向障碍,归于性心理障碍类的精神疾病。从中国的传统道德和民情风俗上讲,同性恋是违背社会公德的行为,不被社会所认同。同时中国收养中心不为同性恋者寻找收养对象。另外根据《收养法》关于收养不得违背社会公德的原则,外国同性恋者不能在华收养子女。

参考消息网3月9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7日刊登了已婚的同性恋妇女梅利莎·卡斯特罗·怀亚特撰写的文章,文章题为《美国同性恋收养中国畸形足孤儿受阻》。梅利莎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文章写道:

几个月前,在中国中部农村地区的某个地方,肯定有一颗星星的运行轨迹略微发生了改变。

一出生就被抛弃的4岁儿童小胡(音)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他即将到达从统计学上来说比较难被收养的年龄之际,一个国际组织为他和另外28名特殊需求孤儿提供了去美国度过三周圣诞假期的机会。

此行的目的是,他们有可能得到一个永远的家。

这听上去也许像是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目标,但通过这个项目来美国的孤儿中有80%最终被美国家庭收养。

手握一线机会的小胡只需在美国的土地上碰到合适的人。然而,就在他的行程即将结束之际,这个长着酒窝的小孩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家。

小胡的寄宿家庭母亲朱莉·G(出于个人隐私的原因,我们没有使用朱莉的姓氏)自封为他的推荐人。在宝贵的三周时间里,朱莉忙着带他去看医生,试图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以使潜在的收养家庭相信,小胡显而易见的“特殊需求”——头围较小、轻度斜视和重度畸形足——根本不成问题,而并非无可救药。

在距离他登上飞机经由芝加哥回国还剩72小时之际,又有两颗星星的运行轨迹出现了交集,不过这一次是在夏洛茨维尔的一个泳池上空。朱莉称之为家乡的夏洛茨维尔是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拥有4万人口的大学城。

“踢,小胡,踢!”她催促道。朱莉希望这个筋疲力尽的小男孩在室内水疗泳池的温水中伸展他那又短又紧的小腿肌肉。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的。透过满是雾气的游泳镜,我碰巧注意到一只熟悉的弯曲的右脚正在打水。

“他是畸形足?”我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的。”

“我的孩子也是畸形足,”我说。“呃,他生下来就是。他的腿打了几个月石膏,但现在只要晚上戴支架就行了。”

我的儿子刚一岁。多亏了我家附近的那所儿童医院,他已经能够自己不靠墙壁站立,而且试图鼓起勇气用他恢复正常的双脚迈出第一步。

只能用脚踝一瘸一拐走路的小胡立刻跳向了我,勾住了我的脖子。虽然他不会说英语,但我却觉得我们之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我温暖的怀抱和池水的浮力中,他自由自在地翻滚、欢笑和打水。

朱莉告诉了我那个收养项目和他的此次行程。

“他找到收养家庭了吗?”我问。

“很遗憾,没有,”她说。

就这样,在距离小胡的孤儿院大约7000英里的泳池里,机会和缘分似乎将我的命运带到了我的面前。我想,没错,他有特殊需求,但我正是那个能满足这些需求的人。

或者说我本可以成为那个人,如果他的祖国没有异议的话。

“我认为我不能收养他,”我一边拉着小胡在水里游来游去,一边悄悄告诉朱莉。“我其实和一名女性结了婚,而中国不允许同性恋收养儿童。”

中国政府偶尔会为了特殊需求儿童网开一面。所以,当小胡和他的寄宿家庭母亲乘飞机回国时,我发短信问朱莉,对于一对在应对小胡这种特殊情况方面有经验的同性恋夫妻,中国有关方面有没有可能破一次例。

朱莉把收养机构的回复发给了我。她说:“绝不可能。真希望我不必说这样的话。这是他们绝不会考虑的事情。”(编译/王雷)

这两年的两会,山西代表团总是很热闹的一个。原因之一,是因为每年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都喜欢在媒体开放日“讲故事”。

依法治国年代,建设法治政府语境下,类似“罚到倾家荡产”这样的官方表态应谨慎为好;如果凡是领导高度重视的问题,就作“严打”式批示,法律可以被晾在一边,公众又要对“法治”产生困惑。

能够看到“一点点”真实世界,并不是因为世界变了,而是因为我们碰巧看到了一个略大的井口……

朋友聚会,不知怎地就聊到某机关里的奇葩事。特记一二,哭笑由你(估计旁人感觉好玩的,当事人应该是五味杂陈)。

原标题:最老总统加老龄雇员,美国政府正在变“老”,它为什么招不到年轻人?

“美国政府正在变老,不仅有一位71岁的总统,联邦雇员年龄也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大,年轻人却不来政府机构工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国“政客”新闻网近日刊文,对联邦机构雇员“老龄化”趋势表达忧虑,并试图寻找答案。

该报道称,美国选出了史上最老的总统(71岁的特朗普),还有它的国会也在日益衰老(议员平均年龄约60岁)。

200多万联邦文职人员占了政府雇员绝大多数比例。由于雇佣政策的滞后不前和大量“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未按预期速度退休,他们的年龄要大于美国整体劳动力的年龄水平。

据悉,现在,35岁以下的美国联邦雇员只占总数的17%。而在私营部门,千禧一代的比例为40%。

年逾55岁的联邦雇员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69%以上的职员超过45岁;在住房及城市发展部,这一数字为70%;政府出版办公室更是高达80%。

根据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的数据分析,过去20年里,45岁以下的全职联邦工作人员的比例有所下降,而55岁以上的比例则大幅上升,增幅达83%。24岁以下的最年轻员工仅占联邦雇员总数的1.2%,而私营部门的这一比例为13%。某种程度上,联邦雇员年龄偏大或许是因为相比私营部门职员,联邦雇员更有可能拥有研究生学位(这一比例为29%比11%),但高学历雇员在整个联邦劳动力中也只占一小部分。

鉴于对政府雇员的刻板印象,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联邦雇员受到保护,很难被开除,以致出现官员老龄化倾向。但是人力资源专家和前联邦人力资源官员却表示,问题比这更复杂。老龄化带来的更糟糕结果是将影响善治。

该报道称美国联邦机构的招聘系统几十年来低效运行,且早已过时。多年来,人力资源专家一直在警告政策制定者,法规和法律限制了他们雇佣和培训新员工的能力。联邦劳动力的老龄化是华盛顿无法跟上现代管理实践、无力为未来制定计划的一个征兆,同时也反映了僵化的联邦就业指导制度拖累了整个用人系统。

此外,美国大多数政府机构都没有强制性的退休年龄,因此,随着经济环境的改变,职工获得的保障越来越少,许多政府雇员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晚期宁可继续做老本行。

联邦政府也很清楚它的劳动力正在“老化”,并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试图招募更年轻的员工充实队伍。

比如奥巴马政府曾出台新计划,把年轻的技术工人招进政府。美国政府内部核心数字机构“18F”——创立于2013年,帮助政府机构改善数码产品和数码服务,以及美国数字服务部门,都从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挖来技术人才为政府工作。当时,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在多年不裁员的情况下,把私营部门的技术人才注入劳动力大军。人们普遍认为,这项计划取得一定成效,包括把面试和发出录用聘书时间缩短至30天,而大多数联邦机构走完这个流程需要6个月左右。

但许多前首席人力资源官员指出,这些努力被一堆官僚主义的规则和用意良好但设计欠佳的政策捆住了手脚。

问题的症结在于,联邦政府的聘用系统并非为招聘和雇佣现代化劳动力而设计。以1949年建立的联邦雇员分类系统为例,该系统迫使联邦机构招人时必须“削足适履”,即把雇员纳入设定的类别去安排工作岗位,而不是赋予人事部门灵活性。

一个尤其让人事部门头疼的规则是对退伍军人的优待。这条规则可以追溯到1944年通过的一项法律——如果面对两个同样合格的人选,必须优先雇佣退伍军人。但许多人力资源专家表示,在实际操作中,这条规则为退伍军人在应聘许多工作时上了一道“保险”:他们之所以被选中有赖于规则,而不是在技能水平上胜过更有资格的竞争对手。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退伍军人的受雇比例从2009财年的24%上升到2014财年的33%。总的来说,近四分之一的联邦工作人员是退伍军人,而在私营部门只有5%。

与此同时,国会也加大了联邦机构的招人难度。联邦政府的招聘高度依赖于联邦预算,但议员们很少按时完成预算程序,往往会在无法就预算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通过一项临时措施。这些临时措施在机构内部会造成混乱,导致大多数办公室的招聘工作被迫“冻结”。招聘人员不知道他们可以雇佣多少人,为此,他们不得不推迟估算所需员工人数,甚至不再考虑招聘和雇人,直到国会达成一项更长久的协议。

同样是招聘和培训年轻员工,私营企业却舍得投入大量资源,因为他们相信这些员工将带来不同的观点和新想法。德勤联邦人力资源办公室负责人肖恩·莫里斯说:“那些标志性的公司,最能创新和富于改变的公司,往往在员工年龄上更能做到平衡。”

康特拉斯认为,联邦机构需要做到有针对性的宣传、有针对性的采购、有针对性的营销,重新回到“人岗匹配”的用人原则——让合适的人坐在合适的座位上。

分析人士说,当联邦机构中的老职员都退休以后,联邦机构就会失去大批在行政程序和司法领域拥有丰富知识和经验的雇员。同时,在劳动力市场紧张的情况下,联邦机构不得不与其他招人机构或企业一同争抢人才。但眼下的特朗普政府却比历史上任何一届政府都不得人心,其竞争力堪忧。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内新闻 搜 索